行地理之术必善其术

​言吉地良辰,地理所尚,乃世俗之见多是信邪诞之异说,而昧经常之正言,则邪术者得乗之以行其奸,或任意扦点,或恣意更移,于是变美为恶,所以生新来之凶灾,而消旧享之福泽。皆由此也,可不慎哉!惟贪一朝之财贿而胡乱作为则彼此并受其祸,其如后患如何?盖选择之事不容苟且,若利贿而有私,则差之毫厘,谬以千里。看事多时心易晓,见多胜耳千回闻,盖耳所闻者未必真,目所见者斯可据。

没有李嘉诚祖上风水就没有华人首富

华人首富李嘉诚,由韩江边一孔龙穴荫护发迹,这一点没有任何异议。但并不复杂的同一吉壤,风水界看法却千差万别,这是为何?

识鉴李氏祖坟,觅龙是基础。李氏祖坟龙脉来自何方?其山其水起着什么样的作用?只有充分了解龙的出身,才能对所主之人的作为和品性作出准确判断。

研究李氏祖地,审结作是关键。集中体现风水术精华的“喝形”,来不得半点揣测。李氏祖坟形为何物?李氏的昨天、今天与未来,风水上有着怎样的预示?

当今社会,“李嘉诚”一名如雷贯耳,富可敌国。其何以巨富?时行两种看法:一曰其命,二谓其香港居宅风水。

应当说,众多命理学家的分析均有一定道理。但必须指出,李嘉诚四柱绝无华人首富的必然预示。风水出人才,反映人生过程、贵贱寿夭的命理,与决定命运的风水有着本质区别。从某种角度上讲,没有祖上风水的庇佑,富就无从谈起。正确研究李嘉诚的命理,必须结合其祖上风水,以风水为根据。

人发迹之后建造的居宅,是一个人的后天风水,固然会对个人后期的命运产生影响,但作用不可与具有决定意义的先天风水相提并论。舍本求末,以李氏发迹后的居宅风水求证其所以巨富的原因,实属穿凿附会,是对中国传统风水理论的一种亵渎。

李氏一族明末清初由闽迁粤,至李嘉诚历10世。因战乱自潮州迁居香港的李嘉诚,祖上风水的根永远地留在了故土。毫无疑问,其泼天之富,源自于韩江边上一孔真龙大穴。为死者安息,生者安宁,姑且略去其详细地址。

铜鼓叠嶂 韩江观潮 李氏先祖主坟,一穴三墓,坐坤向艮,李氏家族两个重要人物–李嘉诚曾祖父李鹏万、祖父李晓帆就安葬其中。1987年,发迹后的李氏将祖先骨骸同迁该地,修墓集葬,坐向相同。

14300001018588129531580298461_950李氏主坟

清咸丰进士出身的李鹏万,以其在文华殿上的卓越表现,成为清朝每12年选拔一次的文官八贡之一。晚年,李鹏万辞官返乡,归葬江边。10多年后,鹏万次子晓帆去世,随葬其右。

李嘉诚出生前20年间,文才杰出、眼力深远的李鹏万父子,为何铆定一山,死后同扦一穴?李氏后人又为何对此情有独钟,将祖先集葬于斯?这是因为,他们相中的,正是粤东罕见的龙穴。
李氏祖坟太祖山为莲花山脉最高峰铜鼓嶂。

莲花山脉位于广东省东北部,东北-西南走向,斜穿粤东地区,有多座千米以上的山峰,形成一道道屏障,是广东东部最重要的一条山脉,山脉主干绵延200多公里,东北起阴那山,由广东大埔向东南经惠阳延至香港附近。

呈五指莲花状的阴那山,不愧为岭南名山。既是本书叶剑英故居、李光耀祖坟的少祖和太祖山,还与李嘉诚的祖坟有关。百年之中,一祖山孕育多名纵横于国内外军事、政治、经济领域的杰出人物,可谓不朽矣。

山如其名,莲花山脉尖耀而狭长,李氏祖坟的太祖山就出自这条高亢辽远的山脉中。不过,太祖出自莲花山脉的李氏祖坟,虽与阴那山有关,但其真正的太祖山,却独尊南离阴那山近30公里、位于梅州市丰顺县的铜鼓嶂。

铜鼓嶂海拔1559米,雄镇一方。逶迤西南,为鸿图嶂,龙脉至此情性有变,背靠七目嶂,转身面东南连绵开帐。东行约40公里,经历一次明显的跌断后,起而为海拔1285米的释迦崠,此是李氏祖坟的少祖山。

少祖山下,二脉分出。支脉径直东向,直奔韩江,为护从。主脉则成群结队,前呼后拥,磅礴东南向,约七、八公里后再分支,其中一支蜿蜒向东,于闪桥村先行跌断过峡,与原脉彻底分割后重起,经横田、山寮村,过尖笔山、观音坐莲,北面得大尖、二尖二山加入,迤东南为望天狮,再东南为将军山,沿途一起一伏,宛若生蛇,经10多公里行度,连绵而至龙翔寨、鹿湖,这便是李氏祖坟的来龙;另一支往东南不变,经尖洞、飞鹅山东南行,约15公里后,折东北,至岭后村南,山脉开张晒翼作势,然后沉于田洋,为龙脉后峙。

吸引莲花山脉铜鼓嶂曲转东出的,是河宽数百米的韩江。为了寻求山水大会的机会,龙脉如饥似渴,急切地奔向江边。

被视为生命之源、对李氏祖坟至关重要的韩江,其状如何?

韩江古称员水,上游分为梅江和汀江,终入南海,全长659.4公里。梅江主流发源于陆丰县七星山,到丙村汇合梅江的最大支流石窟河,在三河坝与发源于福建长汀县上坪的汀江汇合。三河坝至潮州湘子桥为韩江中游,全长110公里。这段干流是狭隘的走廊地带,两岸支流众多,河谷盆地交错。

对龙脉而言,韩江的中游意义重大。西北有三江汇合的三江口,东南在潮州湘子桥下,韩江分东、西、北三溪分流入海。上合三江,下分三溪,李氏祖坟所在既要最大限度地收集众水,壮大韩江,又要适可而止,不能错过机会,让韩江在眼皮底下分流而去。

受到西部山脉东出挤压影响,南流的韩江蜿蜒东南。江东,归湖镇南凤凰山系连片山峰与西部山脉对峙,使韩江受到左右夹击,江面变窄,水流趋缓。

稍具风水常识的人都知道,这一次东西两面两支山脉对韩江的夹击,是龙脉结作的一次重要机会,绝对不应错过。从山脉的形态看,虽然程度有限,但这一次的结作将富贵兼备。只是李祖龙脉却不知何故,像没有看上似的,竟拂袖而去,毫不留恋。

堪舆实践的经验告诉我们,龙脉行度打破常规,出奇犯难,费此周折者必有不寻常的意图,绝非中小之地所为。

与太祖山前期南下一样,龙脉在即将到达韩江的时刻再次顺势南下。李氏祖坟放弃了祖山浩荡东出后的第一个结作机会,它要等待新的局面形成,选择一个更为适合于自己的发展空间。

间接反映李氏龙脉南下性情的,是韩江。潮州地势北高南低,自北向南倾斜,由山地、丘陵、平原逐渐过渡,主干河流韩江自西北向东南斜贯全市。竹竿山以南,韩江三角洲平原作扇状扩散展开,再无山脉、高丘可以作为其勾环韩江的下手砂。

风水实践中,由山地逐渐过渡为平原的连接地带,背山面水的山间谷地,往往是龙脉聚结的最佳位置。山水汇聚,山地与盆地、平原之间将至未至之时,龙脉作势而结,并不会因为明堂局促而减了龙力。对于发富之地,尤其灵验。因为是尽头之结,故力度也相应要大。南北游移于韩江边上的龙脉,寻找的就是这种机会。

经两山相夹后的韩江,南下途中有凤凰溪、高厝塘水等注入,水势续增。就在东南至竹竿山、离潮州城仅数里之遥的这片约2平方公里的范围内,韩江西面的低山丘陵出现一块向东北开口的凹环洼地。潮州城西北,群山与韩江缠绵交错,莲花山系与凤凰山系于韩江东西两面相互作用,山环水绕,砂回水聚,龙脉至此出现聚结的种种迹象.

14300001018588129531586797331_9503

 

李氏祖坟紧紧地抓住这一机会,于竹竿山西北不到2公里处凹形地带的中心,面向东北、逆朝韩江断然结作。离韩江仅数百米之遥的李氏祖坟,水从乾、亥方来,乙方去,墓穴前临池塘,大江横列,藏风聚气。青龙、白虎起峰连绵而出,直达江边。左水倒右,为下手的白虎砂反复前勾兜收,连绵数里,充分前出,关拦有力。韩江因受到山地阻拦而曲折流向东南,穴上见其源,不见其流。

黄妙应《博山篇》曰:“水口之砂,最关利害,交插紧密,龙神斯聚。”如玉带缠腰的韩江水,自西北流向东南,李氏祖坟下手砂虽无交插之状,但关拦频密,除本身白虎砂有力前勾外,第二重白虎砂再次钳形开口,向前截击韩江。白虎砂开连连,韩江水为之弯环,状极缠绵。

百里来龙,韩江观潮,重水取势,择善而结。李氏祖坟志在于水,侧重求财,韩江的归流聚合是其捕捉的真正目标。

弄清李氏祖坟龙脉神髓,必须打破传统思维定式。风水俗语“天门开,地户闭”,是说富地之水须开其源,闭其流。但是否均要如此呢?否。

李氏祖坟就是一个例外。此地山水奇特,那是一个典型的天门狭小、地户闭合的形局。言其狭小,并非水源锁断变成无源之水,而是就磅礴而来的韩江而言,经两面山脉阻夹,水流由急变缓,由直转弯,韩江在李氏祖坟前面,其来有源,其去无流。源远流长,却静若处子;砂拦局密,似去而复回,成为风水形家所描述的另一种吉祥格局。

泱泱之水,浩荡悠然,顾我欲留。此言水之去势,回环眷恋,有不忍遽去之情。天门之所以变小,是因为地势起而拦截,来龙尝试聚结;地户闭,则是聚财的需要。不过,临近结作时水流的这一闭合,宛如一个只进不出的形局,于财尤利,出人秉性有时又缺乏豪气,行事过分小心。

贵显不惧人知,为富甚怕外露。“财不露眼”的观念,深刻影响着潮汕地区的百姓。性格沉稳、为人低调的李嘉诚,从不见其公开提及故土祖坟,与这种传统习惯有关。其谨慎不张扬的处事风格,又可以在祖坟龙身求财为主,注重实际的行度与结作特点中找到踪影。

“上水宜长,下水宜短;下水若长,下砂要转。”在韩江即将长流潮州城之际,下水稍长的李氏祖坟,下砂逆向东北,前堂呈现一个难得的聚财之局。

仙童牧牛 贵浅于富 这个聚财之局,究竟蕴涵多大的财富?其结作之形,又是否与财局相配,能否承受得起?

龙脉行度的情性,体现出对于水的渴望,结作之形同样如此。

承接龙势,结穴之山略呈西北-东南走向。这是一座典型的土星。不过,此土星又与正体土星有些不同。不到200米长的穴山,面向韩江明显侧向右边,自西北微向东南弯环倾斜,末尾昂起一头,为白虎砂中段扬拳有力回勾。而本身青龙砂则向东北陡然下降,欲断还连,似有似无。

土星结作的李氏祖坟,边高边低,中成弯弧。风水上,其肖何物呢?

这是一头牛。李氏祖坟为典型的牛形地结作。

4

 

牛有多种。张子微曰:“牛形取其仿佛相类。回头者为卧牛,有脚者为行,肩头高下者为食牛,食牛以口就草,故也。”李氏之牛,呈回头状,无脚,为卧牛;头、肩渐低,牛首遍长绿草,呈以口就草形,又为食牛。

尤为奇特的,是穴山后面的父母山。山如人形,为斜木倚于侧后。人形山并不卓立,与高大的贵人峰迥异,悠闲自在中显得虎里虎气,宛如一名圆头圆脑的孩童。

前为卧牛就草,侧立孩童。风水上,此为仙童牧牛!

卧牛,应牧童仓囷之穴。蔡元定曰:“卧牛主富。应牧童穴,则术中有仙童牧牛形;应仓囷,则有金垣裹仓形之类。”李氏祖坟的情形,恰如前辈大师所断。

14300001018588129531594674542_950仙童牧牛

牛形地,穴居何处?视本身情况和朝应,扦穴可有多种方法,有鼻、眼、峰、堆、蹄、角、耳、腹等。李氏祖坟采用天财穴法,于牛背下数十米居中下穴,适葬牛腹。

葬于牛腹的李氏祖坟,虎砂雄昂,是为牛首;本身青龙砂先伏后起,更有父母山砂首自后向前大包大揽,连绵而出,于穴山左面障缺补足。青龙蜿蜒,白虎勾环,牛形地结作不忘“四象”中龙虎的基本法度。只是细究之,白虎形状又稍有问题。

《葬书》认为,白虎须顺俯,虎蹲谓之衔尸。李氏祖坟白虎中有扬拳之势,按风水术不利人丁;但牛首必要昂起,为下手砂的白虎需有力回勾,二者无法兼顾,李氏注定旺财不旺丁。

识鉴其为牧牛状,需要一定眼力。正确区分牛与牧童的相互位置,准确判明二者属性,一难也;牛形地青龙、白虎以一种特殊的形式出现,既各自独立又相互联系,不易察识,是为二难。

牛之本,为偏侧土星中自高处缓缓下降的牛背和平伏中抬起的牛首。李氏祖坟觅龙点穴的顺序是:以牛首、牛背先断穴形之属性,再审结作之砂首,求穴地之“四象”。穴山左砂陡然下降,向江边蜿蜒而去为青龙。青龙砂连而不断,既可视作结穴之必需,又可看成牛身卷带的牛尾巴。牛形地龙虎或缺,无青龙或白虎者亦可成立。白虎为牛头,牛尾卷带为青龙,龙、虎齐备的李氏祖坟,“喝形”时却又与青龙无关。

同一座墓穴,不同的人常有不同的理解判断。韩江边上表面简单的李氏祖坟,风水界看法却千差万别。时人因李氏祖坟下于江边,故名“青蛇过江”,谬矣;曰“回头猛虎”,虽有几分相像,但虎地除土之外必具三金或二金,携虎儿者更须三、四金以上,土星无金者不可以言虎。金、土相间的虎与土星所变的牛,实有天渊之别。

倒是与前人所述的“渔翁撒网”,不但与李氏祖坟形态相近,意义亦通,坟前金垣裹仓可视为渔网之间的一个个浮标。只是穴山为牛形,牛地才是李氏祖坟的结作之本,实非渔夫使用的渔网

只见当面婆娑之土,忽略其后站立之人,不具通盘考察的能力,也是致人莫识此地玄机的重要原因。不贯通其相互间的关系,就无法准确“喝形”。而“喝形”结果,又直接影响到龙穴宜忌喜恶的判断与把握。

牛主富,是为不易之理,然富亦有大小轻重之分。牛形,卧、食为饱,行、出为饥,劳逸之异,界限分明。风水上,牛多为小康之家,若有大星辰格局,则主大富。李氏祖坟有大富之象吗?

李氏之牛,地处向东北开口的凹地上,龙虎抱卫,使韩江西岸、穴正前约3亩地宽的一块池塘和100多米纵深的滩涂地被有力地包裹在内。逆朝韩江、包孕河山的牛地,先得上千平方米的内堂。

青龙、白虎连绵前出的过程中,眼前出现一个以韩江为主体、约2平方公里的明堂,那正是李氏祖坟梦寐以求、踏破铁鞋无觅处的风水大局。自内明堂起,韩江横朝,江东群山连绵,层层叠叠,表达的意义显而易见:朝山以西包括韩江在内砂水齐备的这片地方,将悉数为其囊括拥有。

尤为奇特的是,李氏祖坟内明堂上,龙虎砂首等处反复起节,连而不断,在各关节点上,以及坟前内明堂两侧,总有冈阜如珠,遍布其间,与山地相连接,宛如珠玉满堂,构成独特的景观。与此相对应,江东诸山,或金或土,元宝、仓库应有尽有,堆金积玉。主富的牛形地,内堂、外堂均有着蔡元定所说的“金垣裹仓形之类”,完全是一个难以胜数的财宝世界。

在这个庞大的财宝世界中,最为重要的,无疑是韩江。这不仅因为韩江占去了李氏祖坟明堂的绝大部分面积,主要还在于江水所象征的意义。李氏祖坟面前的韩江,宽达500米,是千里韩江中江面最宽、水量最充沛也最为静谧的河段之一。滔滔不绝的韩江水,乃是一笔无法估量、取之不尽的巨大财富。

稚气未除、徜徉于江边的仙童,表面上只顾埋头牧牛,是那样的与世无争,不引人注意,实际上是在观时待机,一试身手。他的胃口大得惊人,既要静态的仓囷珠宝,也要不断递增的流动之财。他相中的,是滚滚而来的不竭财源。而最为重要的是,龙力深厚的牛形地,又具有财通四海的资格和豪气。

14300001018588129531600292624_9506

 

水为财,水大财亦大,但大财非人人可以拥有。对牧牛仙童来说,笑纳八方之财,乃是一件美事,多多益善。他有这个志气,有的是机会,条件成熟时,他将毫不犹豫地把前面的山山水水一网打尽,收归己有。

天下牛形,重在耕耘,勤而致富。于江边牧牛的仙童,也是那样的休闲惬意,自得其乐。其脚踏实地、默默耕耘的形态,与那种华而不实的人判若两样,他要的不是虚荣,而是由实业积累起来的财富。

于江边布控韩江的李氏祖坟,体现出与普通之牛不同的本色。江水势大,流淌状态非一般池、湖可比。主人经商,风险大收益也大,但商机也会稍纵即逝。为内陆河流的韩江,伴随着大海的脉搏,潮起潮落,历经水浊水清。李氏祖坟面对的,是立足江河,与大海同拍,永无穷尽的发财机会。

相对复杂、富于变化的风水环境,造就了李姓商界奇才。1950年,22岁的李嘉诚把握时机,用平时省吃俭用积蓄的7000美元创办“长江塑胶厂”。1958年,李嘉诚看准时机,开始投资地产市场,之后的社会动荡、石油危机、物业暴跌,均成为其大胆吸纳的好机会。李嘉诚以独到的眼光和精明的开发策略,人弃我取,使“长江”很快成为香港的一大地产发展和投资实业公司,奠定了地产王国的地位。经过数十年的努力,财气如虹的李嘉诚已拥有“长实”、“和黄”、“港灯”等五大公司、100多家附属公司和50多家联营公司,形成资金雄厚、实力强大的李氏“经济王国”,成为全球著名的华人首富。

《葬书》曰:“牛富凤贵。”盖牛形出于土星。土主财富,多田亩。然土性浊,故不主清贵。《龙子经》云:“牛能致富不能贵”;《玉峰宝传》显然不同意这种说法,曰:“牛能致富,亦能致贵。贵浅于富,土星之气也。”风水大师蔡元定认同后者,并深刻指出:“贵在别峰,非牛能致贵也”,能否富贵兼备,关键在于牛形地是否另有贵秀之峰。

富甲一方的李氏祖坟,是否有“贵秀之峰”,能否富贵双全?

先看来龙。牛,常与车相连。牛、车齐备,风水上主富贵双全。牛形地结作的李氏祖坟,是否有车呢?
李氏祖坟来龙中确实有车,只是极易被疏忽而已。李祖西北面仅数里之遥,在龙脉转身顺江南下的过程中,龙行出现了一个漂亮的车形。车形,透露出龙脉的灵性和结作的玄机。

车如曲木边月,有贵气。牛与车相连出脉,正出富贵双全,偏出只富不贵,其分野在于接脉的正与偏。可惜的是,牛地结作的李氏祖坟,北连车脉,再迤东南,脉接于偏,正是风水术中只富不贵的情形。

再看前砂。表面上,韩江东面的凤凰山脉,至少排列有四、五重朝山,大坪湖山、黄厝山、金凤山连绵横亘,别峰古寺矗立山上,更添了一层古韵。其东继有尖峰山、人形山,再南有黄田山。壬方山峰高大,丑、艮、寅、甲峰峦重重叠叠,正前方近处还有一圆顶金星。但实际上,除靠江一重为李氏祖坟前列外,余皆它向,且分割而不连贯。即使前朝一列,也还是相曳而去,南北顾盼。大江远隔,若同属一个山系,有情者尚可为应,相曳则大减分数。位于李氏祖坟左前方20多公里的凤凰山,虽隐约可辨,但却与莲花山脉毫不相干。雄峻的凤凰山脉,对韩江西面的卧牛、仙童并没有太大兴趣,更没有专一拜朝的任何表示,只为伪朝。

14300001018588129531603478668_950虚而不实的前朝

牛、车脉接于偏,前砂空具递进之象,与来龙专注韩江,以财为主的情性相合,注定了李氏富多贵少,贵浅于富,虽贵不显。明堂与前砂,预示李氏一代巨富之后,将力竭而退。取大江之水为财的牧牛仙童,发如猛虎,但自身总有年老身衰、牛耕无力之时。祖坟集葬牛地的李氏,风水上作了华山一条路的选择,使盛衰成为家族发展的一种必然,面对“富不过三代”的箍咒,吉凶已卜。

韩江为内陆河流,受潮汐影响,时常涨水,洪水变幅可达8米。牛地主人财气冲天,一个甲子以来不惧潮水消退和可能发生的决堤之败,已属不易。

参考资料     华人首富李嘉诚祖上风水揭秘

埃及金字塔内的一组神奇数字142857

1、看似平凡的数字,为什么说他最神奇呢?
我们把它从1乘到6看看
142857 X 1 = 142857
142857 X 2 = 285714
142857 X 3 = 428571
142857 X 4 = 571428
142857 X 5 = 714285
142857 X 6 = 857142
同样的数字,只是调换了位置,反复的出现。
那么把它乘与7是多少呢?我们会惊人的发现是 999999

142 + 857 = 999
14 + 28 + 57 = 99
最后,我们用 142857 乘与 142857
答案是:20408122449 前五位+上后五位的得数是多少呢?20408 + 122449 = 142857
2、关于其中神奇的解答
“142857”
它发现于埃及金字塔内,它是一组神奇数字,它证明一星期有7天,它自我累加一次,就由它的6个数字,依顺序轮值一次,到了第7天,它们就放假,由999999去代班,数字越加越大,每超过一星期轮回,每个数字需要分身一次,你不需要计算机,只要知道它的分身方法,就可以知道继续累加的答案,它还有更神奇的地方等待你去发掘!也许,它就是宇宙的密码,如果您发现了它的真正神奇秘密┅┅请与大家分享!
142857×1=142857(原数字)
142857×2=285714(轮值)
142857×3=428571(轮值)
142857×4=571428(轮值)
142857×5=714285(轮值)
142857×6=857142(轮值)
142857×7=999999(放假由9代班)
142857×8=1142856(7分身,即分为头一个数字1与尾数6,数列内少了7)
142857×9=1285713(4分身)
142857×10=1428570(1分身)
142857×11=1571427(8分身)
142857×12=1714284(5分身)
142857×13=1857141(2分身)
142857×14=1999998(9也需要分身变大)
继续算下去……
以上各数的单数和都是“9”。有可能藏着一个大秘密。
3、探索数列中的秘密
以上面的金字塔神秘数字举例:1+4+2+8+5+7=27=2+7=9;您瞧瞧,它们的单数和竟然都是“9”。依此类推,上面各个神秘数,它们的单数和都是“9”;怪也不怪!(它的双数和27还是3的三次方)无数巧合中必有概率,无数吻合中必有规律。何谓规律?大自然规定的纪律!科学就是总结事实,从中找出规律。
任意取一个数字,例如取48965,将这个数字的各个数字进行求和,结果为4+8+9+6+5=32,再将结果求和,得3+2=5。我将这种求和的方法称为求一个数字的众数和。
所有数字都有以下规律:
[1]、众数和为9的数字与任意数相乘,其结果的众数和都为9。例如306的众数和为9,而306*22=6732,数字6732的众数和也为9(6+7+3+2=18,1+8=9)。
[2]、众数和为1的数字与任意数相乘,其结果的众数与被乘数的众数和相等。例如13的众数和为4,325的众数和为1,而325*13=4225,数字4225的众数和也为4(4+2+2+5=13,1+3=4)。
[3]、总结得出一个普遍的规律,如果A*B=C,则众数和为A的数字与众数和为B的数字相乘,其结果的众数和亦与C的众数和相等。例如3*4=12。取一个众数和为3的数字,如201,再取一个众数和为4的数字,如112,两数相乘,结果为201*112=22512,22512的众数和为3(2+2+5+1+2=12,1+2=3),可见3*4=12,数字12的众数和亦为3。
[4]、另外,数字相加亦遵守此规律。例如3+4=7。求数字201和112的和,结果为313,求313的众数和,得数字7(3+1+3=7),刚好3与4相加的结果亦为7。
4、河图、洛书与太极图
上面的数字是遵循一定规律的,令人奇怪的是,中国古人早就知道此数学规律。我们看看“河图”与“洛书”数字图就知道了。以下是“洛书”数字图。

4 9 2
3 5 7
8 1 6 ( 洛书)
世人都知道,“洛书”数字图之所以出名,是因为它是世界上最早的幻方图,它的特点是任意一组数字进行相加,其结果都为15。其实用数字众数和的规律去分析此图,就会发现,任意一组数字的随机组合互相相乘,其结果的众数和都为9,例如第一排数字的一个随机组合数字为924,第二行的一个随机组合数字为159,两者相乘,其结果为146916,求其众数和,得1+4+6+9+1+6=27,2+7=9,可见,结果的众数和都为9。
这种巧合不能说明什么问题,让我们再看看“河图”数字图。

7
2
8 3 5 4 9
1
6 (河图)
“河图”的数字图没有“洛书”数字图出名,这是因为人们未能动发现其数学规律,但是用众数和的规律去分析它,就能发现它的奇妙之处。
“河图”数字图中,任意一组数字互相进行相乘,其结果的众数和都为6。例如27165*38495=1045716675,求结果的众数和,1+4+5+7+1+6+6+7+5=42,4+2=6,可见,结果的众数和为6。
由此可见,“河图”的数字图亦不可能是随意摆设,否则,其结果的众数和不可能都为6。从上述两个数字图可知,古人十分重视数字6与数字9。无独有偶,太极图的就由数字6与数字9组合而成。

太极图的中的阴阳鱼如果幻化为数字,左边部分为数字6,右边部分为数字9。
“太极图”、“河图”、“洛书”通过种种手段暗示数字6与数字9的重要性,其中“河图”与“洛书”更是在熟悉数字众数和规律的前提下编制而成。但是,据我们所知,数字众数和的规律刚刚被本人(注:原引文章中的作者)发现,同时也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古人已经知道这数学规律。
5、众数和与6、9在数学中的运用
还有一个很有趣的数学现象,凡是众数和为9的数字除以36,其余数必为9或18或27或0(36)。
一个物体从数字36(0)的位置出发,运行一圈(转过360度)就能回到原位。在运行过程中,物体的运动方向经过四次转变,每次都发生在数字9或18或27或是36(0)的位置上,可见,处于这四个数字上面的物体,其性质面临着改变。这即是说,众数和为9的数字往往代表着物质性质的完全改变。
巧合的是,《周易》之中最流行九九归一的说法,数字9亦被称为老阳,即是说,数字9代表了一个物质阳气的终结,新一轮的周期又要开始了。这种说法刚好和上述数字现象不谋而合,从上图可知,一个物体一旦经过数字9而处于数字10的位置,其众数和就变为1,刚好处于数字10的物体,其运动方向与处于数字8位置的物体的运动方向相反,一个是向上运动,一个是向下运动。
总之,古代中国人的智慧远比现代人想象中的聪明,《周易》看来是一本超出现代人智慧水平的书籍,“太极图”的创造人更是聪明绝顶。

寻龙点穴 中国堪舆第一村(全文)

“风生水起”——还没进村,公路边两层楼房墙上的四个蓝色大字就扑面而来,左边墙上“中国三僚堪舆圣地”八个红色大字也引人注目。还没完,后面一堵墙是“地理不到三僚不精,罗盘不到三僚不灵”,话说得直白,但让人过目不忘。一座崭新的牌坊式建筑将进村的路拦了个严实,牌坊前旅游公司办公楼兼酒店的门口挂了各式招牌,其中有“中国国学研究院三僚研究分院”“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文化研究中心三僚研究分院”等名头,三僚村江西省兴国县梅窖镇的一个行政村,看来此地果然名不虚传。

门前男子看我们车上“华夏地理”的标志,走过来说:“我们村里有许多地理师,我也是地理师……”他给了我一张名片,正面写着“中国风水文化第一村三僚村杨筠松风水协会廖玉石先生”,后面业务范围有“祖传风水秘决 寻龙点穴、察看阴阳二宅、祭祖迁坟……”等各种日课。 廖玉石是村会计,平时在新成立的旅游公司上班当解说员。他在等福建客户,第二天一早要随客户一起去福建做穴。他说村里的风水师主要活动地在广东、福建一带,也有一些人偶尔去香港澳门,只有极个别的去过东南亚,这与我们以前听说过的稍有不同。

罗经石,风水大师杨筠松说这里“前有罗经吸石,后有包裹随身,子孙世世代代端着罗盘,背着包裹出门。”
罗经石,风水大师杨筠松说这里“前有罗经吸石,后有包裹随身,子孙世世代代端着罗盘,背着包裹出门。”

廖玉石讲述的三僚开基故事与多数人传说的几乎没有什么区别,几乎都是明《赣州府志》和三僚曾氏族谱的演绎:唐朝末年,黄巢造反打进长安,金紫光禄大夫、司天监正、风水大师杨筠松拿了宫中秘笈一路逃亡,路上遇到九天玄女,给他传授了天文地理术,于是他云游天下。到了于都后收了曾姓弟子,到了宁都又收了廖姓弟子,师徒三人来到了三僚、曾姓弟子觉得半山腰的大杉树如伞盖,树底下的巨石如印章,认为自己找到了一个“前有金盘玉印,后有华盖遮荫,代代能文武,世世好为官”的地方。于是搭了三座茅棚住下来,茅棚为“寮”,所以后来村子叫“三寮”。但杨大师说这里“前有罗经吸石,后有包裹随身,子孙世世代代端着罗盘,背着包裹出门。”所以两徒弟的后人世代出风水师,看风水成了祖传的技艺。

村委会楼下有一条小溪,对面是成真希望小学的操场,亦是祠堂前的广场,与小学并立的三座祠堂,建筑一个比一个精致,倒衬托得学校门面有些不堪。操场左侧是一座有顶的小戏台,台口上方写着“杨公戏台”,戏台正对的操场右侧,是一堵黑色大理石砌成的石墙,走近看是“全球华人易学风水名人丰碑”,碑上刻了全国各地123个“易学风水名人”的籍贯和姓名,起首是南怀瑾。在这123人中,最多的是广东32人,北方许多省区则是一人也没有。其中“江西三僚人”14名,曾姓11人,廖姓3人,算下来廖姓风水师在村里的比例比人口比例高许多。

顺着学校操场前的水泥路一直向西上行,来到一条山脊下,放眼上望,由北向南逶迤而下的山脊坟墓遍布,石碑森然,不由望而却步。当地人有一句歇后语称“阳背垴的鬼——多”,阳背垴指的就是这一条满是坟墓的山脊。这条山脊不仅是曾、廖两姓的分界线与边界,而且是两姓氏共同的风水宝地。

顺着阳背垴的山脊往山上看,远处山腰间一棵古树和树前后的两块大石引人注目,沿着山脊到了半山的大树底下,发现合抱粗的古杉树不知何时已经枯死,底部的树皮已经被人剥掉,一根外露的根也被人锯断。几个小伙子和姑娘坐在大石之上对着山下照相,一个男孩告诉我们,树前的那块大石头叫“包裹石”,大树叫“凉伞树”,是杨公留下来的。站在包裹石上向山下俯瞰,一个不大的盆地尽收眼底。三山拱卫,中间一条小河,田地顺山坡铺满整个盆地,一眼望去就知非常适合农耕。曾、廖两家祖先选择这里安家,不要说风水好坏,仅这沃田美水完全可以安居乐业。

杨公祠供奉的是杨筠松,三僚村曾、廖两姓风水师都尊其为祖师。
杨公祠供奉的是杨筠松,三僚村曾、廖两姓风水师都尊其为祖师。

江西派风水师尊杨筠松为开山祖,现在三僚村曾、廖两姓的风水师均称其为祖师,且信誓旦旦说他是唐代人。但是,《唐书》里都没有杨筠松传,可见在唐朝乃至宋初修《新唐书》时杨筠松都没有什么名气。典籍里最早出现杨筠松名字是南宋藏书家陈振松的《直斋书录解题》,其中提到:“杨即筠松……人号杨救贫”,《宋史•艺文志载“杨救贫《正龙子经》一卷”,是杨的名字第一次见于正史。到了明初,宋濂在《葬书新注序》中才较详细记录了杨筠松,其中写道:“在唐之时,杨翁筠松与仆都监俱以能阴阳隶司天监。黄巢之乱,翁窃秘书中禁术,与仆自长安来奔至赣州宁都怀德乡,遂定居焉。”此后,地方史志对杨的记载逐渐详细。

一直到清初,永瑢、纪昀等人编纂的《四库全书总目提要》对杨筠松的存在仍持否定态度:“筠松不见于史传,惟陈振松《书录解》题载其名氏,《宋史•艺文志》则称为杨救贫,亦不详其始末,惟术家相传,以为筠松名益,窦州人,掌灵台地理,官至紫金光禄大夫,广明中遇黄巢犯阙,窃禁中玉函秘术以逃,后往来于虔州,无稽之谈,盖不足信也。”

由于曾、廖两姓的风水师自明以来显达于朝廷,关于杨筠松的事迹在方术家那里不仅口口相传,而且在民间也构建出了完整的故事,所以后世江西派风水师愈加坚定自己祖师为杨筠松的认同,并且建立出了杨派师徒传承的谱系,除了三僚村传说杨的嫡传弟子为曾、廖二人外,还有一个谱系是杨筠松的两个嫡传弟子为曾智与丘延翰,但历史上的丘延翰生于唐高宗(650-683)时代,而传说中的杨筠松生活于唐僖宗(874-888)时代,师傅竟然比徒弟晚生了近200年,可见其谱系之混乱。

廖开祥在手工制作的罗盘上写字,40多岁的他已经做了26年的罗盘,是三僚村唯一做罗盘的人。
廖开祥在手工制作的罗盘上写字,40多岁的他已经做了26年的罗盘,是三僚村唯一做罗盘的人。

曾、廖两姓的风水师均称为自家是杨筠松的传人,曾姓称曾文迪为首传,廖姓称廖瑀父子为首传,两家的祠堂都供奉着杨公。曾文辿为杨的嫡传弟子基本没有异议,明嘉靖《赣州府志》、清道光《兴国直隶州志》的记载可以证实这一点。曾氏族谱记载,三僚曾姓祖籍庐陵(吉安),多次迁徙,到唐末从于都县曲洋迁来三僚,现有五大房派,都是曾文辿的后代。曾文辿虽然为开基祖,但他在三僚居住的时间并不长,最后客死他乡,原本葬在万载县,明朝曾姓发达之后才在阳背垴修建了他的坟墓。

廖瑀在民间的传说则与史料记载相差较远。从明嘉靖、明天启版《赣州府志》可见廖瑀的堪舆术得自其父廖三传,而“建炎中以茂异荐”则说明他生活在宋初,显然与杨筠松、曾文辿不是同时代人,不可能与杨成为师徒关系。关于廖瑀的记载在康熙版《兴国县志》和《潋水志林》里发生了变化,将廖三传的师傅由仆都监变成杨筠松,于是廖瑀也成了杨筠松的徒弟。

廖姓现分三大房派,其祖先是不同时期从不同的地点迁来。其中称为廖瑀后代的三房来三僚最早,现在操弄风水的也最多,他们自称从宁都县中坝迁来。但没有任何史料说廖瑀迁居或到过三僚,仅《兴国县志》说廖瑀的子孙迁居三僚,但自认为是廖瑀后代的廖氏三房族谱里,反倒没有廖瑀的名字,所以廖氏在修谱时一直尴尬,甚至到现在也没有统一的族谱。因此,可以说廖瑀既不是杨筠松的弟子,也与三僚廖姓没什么关系。三僚廖姓将廖瑀与曾文辿并列,不过是想借此证明自家风水术得自杨派正传,以此确立他们在江西派中的正统地位。

老风水师也用上了带激光坐标的罗盘。
老风水师也用上了带激光坐标的罗盘。

赣南风水界有“不到潮汕不出师之说”。宋以降,廖氏有上百人在潮汕相地,留下大量建筑风水,出名的“七廖下潮汕”故事,说的就是宋朝廖月山、廖子安,元朝廖国玉,明朝廖炳章、廖胜概和清朝廖炳子、廖仁等人。可以看出,廖氏风水术宋元一直名声在外。相对廖家风水术的传承有序,曾文辿之后一直到明朝曾从政之间数百年,曾家的风水术虽然代代相传,但影响并不大,曾氏族谱也只记录了两人曾经对祖先留下的风水秘笈进行过疏解、注释,其余则都不见记录,可见曾家风水师在这三四百年间并不显隆。不过三僚之外,宋元三四百年间赣南有谢世南、赖文俊等江西派风水师一直传承,很有影响。明朝三僚风水师显达于朝廷,为皇帝所用,其中标志性的就是廖均卿、曾从政两位风水大师为皇家看风水。从他们开始,三僚的风水师才有“信史”可考。

明天启版《赣州府志》《明实录》清康熙版《兴国县志》有廖均卿、曾从政为明成祖选陵的记载,传说曾从政不仅相度皇陵,还参与了长城的修建。廖均卿、曾从政开始,三僚的风水师由民间走向皇室,三僚风水术名闻天下,廖曾二姓因此确立了三僚风水术在江西形势派中的正统地位。之后三僚风水国师辈出,钦天监博士、“风水状元”不断涌现,活跃于有明一代,一直到清顺治十六年(1659)曾永章、曾可瑞受诏入京相度皇陵之后,三僚风水师才不见于皇室。

但有名的风水师依然蜂拥出入,仅清同治版《兴国县志》记载的风水师就有21人,见于两姓族谱的多达六七十人;明清两朝三僚村曾、廖两姓取得贡生、增生、廪生资格的达375人,其中专修《易经》的有16人,可见风水术之盛。

正月里人们在祠堂外放“添丁炮”,当地的许多风水安排都是为了增加人口。
正月里人们在祠堂外放“添丁炮”,当地的许多风水安排都是为了增加人口。

管现在三僚村的曾、廖两姓为绝对大户,但从唐末到元末,两家却一直“人丁不旺”,甚至有几代单传,明朝初年曾氏丁口不过30人。当时的大户是刘、沈等姓。曾姓家谱记载,曾氏在三僚“奠基之后人丁不旺,囚左砂空虚,无以包揽山川之灵气”,风水术将建筑两侧称为左右砂手,也可根据风的来向,分上砂、下砂;砂手既可以是山梁也可以人工筑墙。曾氏认为人丁不旺咎在曾姓祠堂左砂空虚,于是便想法改变。

明朝初年,由曾从政发动族众用三年时间在曾姓祠堂左边筑起一道土梁,企图以此护住祠堂下方,不让生气冲走;但下砂正好在沈家上方,等于挡住了他们的生气,于是一夜之间被沈姓夷为平地。据说曾从政将此奏告永乐帝,皇帝派了两位太监前来监护曾姓再修砂手。后永乐帝诏曾从政二次进京,曾病死京城,由黄姓太监护柩归葬;由于长途跋涉,水土不服,黄姓太监客死三僚,曾家便将黄姓太监葬于砂手。

曾家砂手就在三座小木屋附近,高四五米、宽约十米、长近百米,砂手连接山梁余脉自北而南,顺势而下,一直延伸至三僚河畔。现在上面长满了毛竹,郁郁葱葱。在一片竹林丛中,我们找到了太监墓,石碑上的字迹依稀可辨,竹林边一位当地青年给我们讲述了砂手的故事,他说当年黄太监到三僚以后病了,曾家为了制服沈家,给黄太监服了药将他毒死埋在砂手上,这样沈家就不敢破坏砂手了。

走下山梁,我们遇到了曾宪柏先生,74岁的曾也是祖传风水师,以前当过村里的医生,他邀请我们到他家去。沿着田埂走上一座小桥,曾先生指着北边说:原来那边沈家的风水好,“出土蜈蚣”形,建了这个桥,是以河为弓,以桥为箭,弓箭射向沈姓的“出土蜈蚣”。还有那边原来有文昌阁,这么一来曾家就人丁兴旺,文运大开,沈家慢慢地败了。

现在传说的是风水使沈家衰败,其实是曾家一方面借助皇家力量加心理战术威吓沈家,另一方面利用经济手段,不断压缩沈家的生存空间。据曾氏族谱记载,其一位先祖“(克资)拥有家财二十万……大量投款买田、买山……从兰溪堂门口开始,经下砂河边通向鱼形邦旻公下砂大路,作为出路全部买全”。要知道,这一带原本属于沈家,是三僚村最好的土地,曾家正是通过这样购买土地不断挤压沈家的生存空间,迫使他们不断外迁,最终只剩一户!

人丁兴旺在曾、廖两姓的风水安排上一直处于非常重要的地位,因为人口增加不仅意味着人多势众,也意味着生产力的增加,在村里听到的祠堂和墓葬风水故事,几乎每一个都关系着人丁的兴旺。

三僚村蛇形祠是一座精心安排的风水建筑。正对祠堂照壁很高,传说二房人跪在地下上香才不至于绝后。
三僚村蛇形祠是一座精心安排的风水建筑。正对祠堂照壁很高,传说二房人跪在地下上香才不至于绝后。

在曾家下砂边的停车场边,我遇到了32岁的曾庆玉,他建议我们去看看蛇形祠和狗形祠,在三僚无论导游还是一般村民,不用聊多久就会提到这些祠堂。蛇形祠位于山坡上,传说曾姓某位祖先在此放牛时梦见一条蜷曲的蛇,觉得是风水宝地,就在这里建祠堂。本来商议由五个儿子共同建造,不料老二发现此地建祠无论怎么做,都有利于他,变卦称无力出资,准备坐享其成。做祠堂的是他们的娘舅,见老二耍赖,在建祠时加强了其他几房的运势;老二见此向娘舅求救,娘舅点拨他在地下放一个香炉祭祖,因为蹲下时才能看到天门,所以二房的人就只能跪在地下上香,这才不至于绝后。

在阳背垴墓地群的枫树下,有一座墓称为虎形墓,据说这块地方本来属于曾姓某房,宋时曾姓五房曾玉屏发现这里是“猛虎回头”的好地方,为得到此地他有意嫖宿该房媳妇,被该房族人发现打死,死前留言调解条件是葬在“猛虎回头”,打人者以为理亏只好答应。曾玉屏于是得以埋葬此地,曾姓五房后代由此兴旺。

蛇形祠、虎形墓之类的风水安排,后面反映的其实就是家族壮大,生存空间有限,内部也充满争斗,作为一种生存空间的争夺,有时候充满血腥。

村主任曾庆伟给本族去世老人看墓地定方向。
村主任曾庆伟给本族去世老人看墓地定方向。

第二天村主任曾庆伟带我们上山,观看他给本村一位同房长辈相地穴,安排墓葬。在一片林地边,曾庆伟拿着罗盘察看了一番之后,指挥挖掘机向山坡开挖,不到半小时,一个数平方米的墓穴便初具规模。曾庆伟是业余风水师,作为村主任,他除了打理村里的各项事务之外,时不时出外做卜地相宅的风水业务。他说,村里就那么大点地方,好风水早就被先人占尽,现在农田、林地都承包到户,老人死了只能埋葬在自家承包的土地上,所以对于风水的选择其实不大。“山管人丁水管财,这前面有个案还是不错的。”曾庆伟指着山坡对面一处台地说那就是案。

作为同房弟兄,曾小华和另外几个人也来山坡上帮忙。正在开挖的墓地下有一条引山泉的小水渠,曾小华说:“这水如腰带,要来长去短,这里是来短去长;水口要紧,这里稍宽了一点……”曾小华平时在广东活动,他说其他几个人都是在外的风水师,回家过年遇到族中老人去世,过来帮忙聚在一起聊聊。

曾小华父亲的坟墓就在新坟右边,曾小华说之前父亲带他在山上转了许多地方才选定这个地方,当然和其他坟墓一样,前后左右都做过,有矮墙也有堆土。他解释如果不做,这块穴地上的后代就是女人主事了。我问曾小华的母亲是不是也葬在这里,他说在另外的地方,“这个地方对某一方面好,那个地方对另一方面好,鸡蛋不放在一个筐里嘛。”曾小华笑言,虽然比喻不太恰当,但我倒觉得是实话,看来风水师们相地点穴也有碰运气的成分。

三僚村山下一座新修的坟墓。
三僚村山下一座新修的坟墓。

村里有多少风水师?作为村主任,曾庆伟也说不出准确数字,“比较精通、常年在外行艺的大概二百来人吧,外面打着三僚旗号的风水师那就多了。”曾庆伟说和他一样多数时间在村里,有业务才出去的有百十人,就是说全村有三百来人从事风水业务,这样的数量不仅在江西省,就是全国也是绝无仅有。

在曾宪柏家里,他拿出一摞自己写的和抄来的风水书,说他现在经常到湖南、广东、福建和本省的一些地方去看风水,还有五个徒弟经常来请教,其中一个马来西亚的华裔风水师已经跟他学了七年。我注意到他那些装帧整齐的手抄本封面写了“祖师留传正宗,不得乱借乱传”“祖先留传后代应用,无任不传无义不传”“留后代用,千万不得外传,外传必绝”……我发现曾宪柏的许多书是大陆盗印香港的,便问他的那些书可以印出来吗?他说:“不可以印的,这个书卖出去我们三僚人不好赚钱啦,给多少钱也不能卖。”

说起三僚独传的风水秘笈,曾宪柏说自己珍藏的许多书都丢了,现在最珍贵的是他爷爷写的“日课书”。现在流传的风水典籍可以说是汗牛充栋,但多数是明清以来的风水师著作,传说杨筠松、曾文辿、廖瑀都有著作传世,但《赣州府志》却说“初,杨与曾并不著文字”,就是说他们并没有著书,这种说法应该是可靠的。宋元间三四百年,关于曾姓的风水名师均见于家谱和民间传说,地方史志并没有记载,而最早的家谱修纂于明朝万历年间,其上关于宋元间的传承实在可疑。

曾宪柏珍藏的风水经书。
曾宪柏珍藏的风水经书。

明清以后三僚的风水师有著作传世,其中有廖绍定《地理指迷》、廖绍宠《阳宅简要》、廖邦明《峦理心得》《向水指南》等,现在与三僚的风水师说这些书,多数人惘然不知。曾宪柏告诉我们,本来每年正月十五以前杨公祠有唱戏之类的活动,但是他们这些组织者多数老得张罗不动了,年轻人也不愿意搞,所以今年就没有搞活动,但是十五晚上还是有人会到杨公祠去上香的。

正月十五晚上,临近午夜时我们赶到了杨公祠,外面操场上先是几个小伙子,不一会来了一大群,快到子时,大家蜂拥入祠点灯放鞭炮,轰鸣20多分钟后逐渐散去,在人群中我发现了头天遇到过的曾庆玉,我说你又不是风水师,怎么这个时候来拜杨公,曾庆玉说:“我们这里人说杨公不亏出门人,出门前拜一拜就不会空手回来。”